首张黑洞照片引发风波 视觉中国陷版权漩涡

葡京娱乐

2019-04-13

首张黑洞照片引发风波 视觉中国陷版权漩涡

案例名称: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习酒有限责任公司:习酒·我的大学竞选理由:一个企业做几次公益活动不难,难得是在顺境和逆境中都始终如一。

首张黑洞照片引发风波 视觉中国陷版权漩涡

刷屏全世界的首张黑洞照片,一天后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席卷中国图片圈和版权界。

4月11日,国内图片版权库视觉中国卷入争议,因声明拥有黑洞照片的在华版权,这家老牌图片网站陷入一连串麻烦,包括共青团中央、海尔、360、新浪在内的多个机构和企业,均对视觉中国主张的相关图片版权表达不满。

  谁的黑洞在人类首张黑洞照片被热议的同时,4月11日,有网友指出,视觉中国已经拿下该照片的在华版权,并提醒相关使用者小心视觉中国的侵权诉讼。

而就在前一日,杜蕾斯、猎豹、阿里云等公司都围绕黑洞照片展开公司或产品营销。

黑洞照片属于全人类,还是视觉中国?这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。对于争议,视觉中国在官方微博回应称,“黑洞”照片属于EventHorizonTelescope组织,视觉中国通过合作伙伴获得编辑类使用授权。该图片授权并非独家,其他媒体和图片机构也获得了授权。

不过,视觉中国强调,该图片根据版权人要求只能用于新闻编辑传播使用,未经许可,不能作为商业类使用。

商业使用一般包括广告、促销等使用场景,视觉中国并未获得该图片商业用途的权利。

如未经版权人授权用于商业用途,可能存在风险。

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表示,“用此图蹭个热点用于公司广告等商业目的有风险”,并解释称,任何一张照片都有版权,取决于版权人希望这张照片如何使用。

尽管尽力解释,但黑洞照片带来的版权风暴愈演愈烈。

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发布图文消息质疑视觉中国:国旗、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?百度、360、海尔、苏宁、凤凰网等多家企业也发布类似微博,质疑视觉中国对这些公司的LOGO主张版权是否妥当。

对于国徽、LOGO类图片引发的争议,4月11日晚间,视觉中国发布致歉声明:经网友举报的视觉中国网站关于国旗、国徽等不合规图片,经查该图片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,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,为此深表歉意!我们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,并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持续性地加强审核,避免类似情况发生。

不过,对于黑洞照片的版权情况,截至发稿,视觉中国并未作出其他声明,但已经在版权库中删除了这一照片。

“根据视觉中国的声明,并未获得商业用途的授权,也就是说其他机构或个人将该图文用于广告、促销等商业用途,并不需要从视觉中国处获得授权,而是需要从权利人处获得授权”,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,如果其他媒体未获得授权而使用这张照片,视觉中国并不能直接进行起诉,除非它从权利人处获得了维权的权利。

北京国标律师事务所主任姚克枫也认为,首张黑洞照片的著作权属性应当让渡于社会公共利益,使用黑洞照片的社会公益性远远高于拍摄者的私有权利。

从社会公众利益角度、反垄断角度以及非传统拍摄角度来看,首张黑洞照片不具有应获得保护的知识产权,  屡遭质疑值得注意的是,这不是视觉中国第一次遭遇版权非议。

在自媒体等图片需求量较大的行业,对视觉中国“天下苦之久矣”的指责一直不断。

知名投资人、经纬中国创始人张颖直接炮轰:“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我们的,但是归根结底是视觉中国的。

”经纬中国在2018年7月曾因图片版权问题,与视觉中国激烈交锋。

张颖当时指出,视觉中国漫天开价索要几十万元人民币巨额赔偿,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,“从该公司收入角度来看,据说‘战果颇丰’。

侵权确实不应该,但这种漫天要价的商业模式更不应该,现在还变成了这家公司的核心商业模式”。

张颖的态度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的外界声音,认为视觉中国存在维权-诉讼-和解-签约的“勒索式商业模式”。

有媒体机构图片采购负责人透露,视觉中国一年3000余张图片使用权,优惠后价格在20万元左右。

“价格有点贵,但由于它的图片库确实最大,没有太多其他选择。

”据悉,视觉中国早在2017年就研发了图像互联网版权保护平台“鹰眼”系统,自动处理约200万张/天以上的数据,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,提供授权管理分析、在线侵权证据保全等一站式的版权保护服务。

柴继军称,现在的图片使用场景大多数都是在线上,光靠人工发现侵权不太现实,所以开发了这套搜索系统,希望能够精准找到侵权主体,也希望能够树立图片内容行业的标准。

2017年,通过“鹰眼”系统,视觉中国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比2016年同期有超过84%的增长,新增年度协议客户同比增长超过54%。

根据财报,视觉中国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7亿元,同比增长21%;净利润亿元,同比增长35%,其中核心业务“视觉内容与服务”营收亿元,同比增长34%,占比总营收的82%。

  版权角力尽管质疑不断,但视觉中国也认为自己有苦衷。

以自媒体图片侵权为例,柴继军表示,发现被侵权后,主动去找自媒体,他们一般都比较紧张,采取回避,或者就联系不上,最后只能走上诉讼的道路,而一起诉就要很高的费用。

“实际上,到我们这里来获得授权并不是特别高的价格,自媒体也需要逐渐培养起图片版权意识。

”对于张颖的“勒索”指责,柴继军并不认可,解释称“我们不可能去敲诈勒索。

我们是一个商业公司,你跟我合作签署合同,我给你提供优质服务,仅此而已”。

艾媒咨询分析师李松霖认为,舆论对视觉中国一边倒的质疑,来源于行业积压已久的版权碰瓷现象,就像当年微软打击国内盗版软件一样,民众对这类企业的质疑声是普遍存在的。

加上此次还涉及了黑洞、国徽等社会公众属性的版权问题,包括视觉中国在内的类似商业模式,如果不能彻底纠正传统盈利模式,恐怕很难赢得公众的谅解。

不过,保护版权和避免滥用是个长期角力的过程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微信公众号数量超过2000万个,微博活跃用户超4亿,头条号超过100万个,这一庞大的创作群体,对图片的使用来源基本都是基于搜索,对图片来源不是十分清晰,创作者存在版权缺陷,也容易引来版权碰瓷的问题。

(责任编辑:宋心蕊)。